首页 登录

4000公里南菜北运 记一位货车司机的“流动生活”

<p>  重大节日的市场供应,离不开南菜北运;南菜北运的路上,有无数个像卢潇潇一样吃苦耐劳的司机师傅。</p><p>  1月27日是腊月二十二,这天中午,广西百色市田阳县古鼎香农产品综合批发大市场依旧车来车往。一间冷库前,停着辆长约16米的冷藏车,车厢门对着仓库门,几名装卸工把冷库里的一箱箱圣女果装进车厢,冷库传出丝丝凉意,他们却干得热火朝天,车厢很快被装满。</p><p>  “哎呀,我身上钱够用,放心吧!要出发啦!”挂断妻子打来的电话,卢潇潇的脸上还带着笑意,他检查车厢货物,拍照记录,锁好厢门,调节货厢温度,发动汽车,又一次踏上了“南菜北运”之路。</p><p>  卢潇潇今年37岁,是广州某物流公司的一名货车司机。这天,他从广西田阳县出发,将满满一车28吨的圣女果运往新疆乌鲁木齐九鼎农贸市场。</p><p>  “这趟要经过贵州、重庆、四川、陕西、甘肃几个省市,全程约4000公里,腊月二十五开到乌鲁木齐。”</p><p>  不回家过年?“不回了。等着批发商结尾款,就在新疆的朋友家过年了。”卢潇潇的语气平淡,“大年初二运牛奶返程,预计大年初五回到广州,交车,然后大年初七回到湖南老家。过完正月十五,再去广州上班。”</p><p>  卢潇潇是湖南张家界人,妻子和7岁的儿子都在湖南老家,家里还有老母亲和一个妹妹。“大年三十不能回家,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遗憾,但这也是为了生活更美好嘛!”卢潇潇笑道,他已经买好了玩具和零食,就等着回家带给儿子。</p><p>  为啥不交完货赶紧回来呢?“买货、卖货、装卸,都是两边的批发商负责,我们负责运输,这边的批发商先给一部分运费订金,把货运到后,给那边的批发商卖,他卖完才能结尾款。”卢潇潇解释道。</p><p>  “快过年了,这一趟会多挣点儿!”卢潇潇说,平时他都是跑广州去新疆的线路,已经跑了几十趟了,一般是俩人换着开,工资也对半分,这是他第一趟来田阳拉货,因为田阳这边的批发商说,年底基本上找不到去新疆的司机了。4000公里南菜北运 记一位货车司机的“流动生活”</p><p>  行车千里,有啥担忧?“我们最怕的就是路上起雾,另外就是在南方,像贵州、重庆这几个地方,普遍是山路、高架、隧道多,有些路是桥隧相连,比较危险。到了北方,就怕下雪,道路结冰,还可能封路。”卢潇潇说。</p><p>  真的遇到了突发情况,运输路上的“卡友”们也会互相帮忙,卢潇潇回忆:“2018年12月份,我开车到新疆哈密时,接到车队同事的电线多公里,天气太冷,车油箱冻住了,车上没有热水壶,我这儿有,他让我帮帮忙,我就赶紧追上他的车,烧开水、化冰,前前后后忙活了两个小时。”</p><p>  “这一趟路上大概要加三四次油,在服务区休息时就检查车子,检查车厢温度,睡就睡在车里。”卢潇潇的车上,枕头、被褥、衣架、水壶、桶装水、点心茶叶等一应俱全。</p><p>  “一年365天,我大概270天开车在路上。”卢潇潇24岁就开始跑运输,现在算得上是“以车为家”,他说:“每到一个省份的地界,路牌上都有广播的频率,我就听听交通广播,了解一下路况,也能缓解缓解孤独感。”</p><p>  卢潇潇说,跑农产品运输能赚钱,也得益于好政策:全国所有收费公路对整车合法运输鲜活农产品车辆给予“不扣车、不卸载、不罚款”和减免通行费的优惠。卢潇潇说:“就我这一趟,如果不走绿色通道,要交的过路费和工钱差不多,那就相当于白跑了。”</p><p>  1月30日晚上10点多,记者给卢潇潇打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爽朗的声音:“到了,刚到乌鲁木齐,一路平安!”卢潇潇说,在异地过春节没关系,一路平安就是节日里最大的祝福。</p><p>  500余名川籍务工人员28日有序登上西安开往成都的D1929次动车,踏上了回家团圆的旅程。</p><p>  一些中小餐馆纷纷退出年夜饭市场。与此同时,年夜饭半成品、生鲜配送、私厨上门也纷纷进入年夜饭市场抢食“蛋糕”。</p><p>  在安徽省黄山市的而可漆艺工作室,国家级徽州漆器髹饰技艺传承人甘而可向参观者介绍自己制作的漆器。</p>